欢迎访问石狮工会网!
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中心 > 职工文化 > 正文
恒心永在: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歌唱
发布时间: 2015-01-12 16:24:02   作者:本站编辑   来源: 本站原创

丁香花是这个城市的市花,街道两旁的丁香花灿灿地开着,在晨露里泛出湿润的香气。在微风中荡漾着柔波,浮泛着彩色的幽辉。

仰望天空,青城的天蓝了许多。风吹过,送来树叶的沙沙声,街道有几个麻雀叽叽喳喳,欢快的歌唱,跳来跳去,在几家门店台阶上捡拾米粒或是碎糕点。我望着它们,它们是从附近村里飞来的吗,是村里打农药,打除草剂把它们吓跑了吧,看来柏油马路上也能讨生活呀,从这一点来说,也着实体现了城市的包容和都市人的大度。我好欣慰呀。正如歌曲《早上好》的歌词那样:“早晨阳光灿烂照到了我的肩膀,窗外的小麻雀正在叽叽喳喳叫,关上了闹钟我伸一个懒腰,我要对全世界说一声早上好,早晨阳光灿烂照到了我的肩膀,我要给全世界一个大大的拥抱。”这样的心情是无与伦比的,是多么的惬意和悠然。

我走在街道上,我也是个起的早的人了,可是比我更早的是那个衣着橙黄的衣服的环卫工人,她在静静的街道上清扫,听得见她一会用扫把清扫垃圾,一会用手提的黑塑料袋,捡拾地上的碎纸、草棍、瓶瓶,罐罐,始终在寻找着,捡拾着,一路走去。她轻轻地拍打身上的尘土,微微颤悸的身体,最后倚在楼前意林面包店的石街上。

她沉思,她仍垂手低头的,没有动。但一缕缕声音从她的背包里漏出来了,那是本地的二人台的调子,仿佛从城市的地缝里发出来的,珍珠似的滚在柏油马路上,而又露似的消失了,又似麻雀的跳跃着来了。

她抬起头看看我,我看了看她。我们聊了起来。

我指着这条街道问,这片都是你的吗,每天几点起来上工。

她用右手指了指天说,三点吧。

我看着跑过去一只流浪狗,问,不害怕吗。

她用力甩下手中捡垃圾的铁钩子,说,不怕,就是孤独。

我看到她的脸色沉郁,引起她凄凉之感,可是一会儿又消隐了。她拍了拍身上的书包。我很少看到环卫工人带着书包的,不穿这身服装,还真看不出是环卫工人。

她的背包又传出一阵阵女声二人台的音调,像是从黑夜里燃起的火焰,钻进耳朵里,滚烫滚烫的,飘荡着淡淡的余韵。

她偏起头看我说,这是我唱的。她姿态优美,柔曼妩媚,展示生命的风情。

我惊讶。她告诉我,她曾经是旗(县)二人台的演员,后来剧团解散了。她就下岗了,自己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。一开始在一些婚丧嫁娶的宴席上演出,基本上能维持生活。为了女儿有个好的学习环境,她就带着女儿,来到这个城市。因为城里很少有二人台演出的地方,况且她也没有名气,就失业了。好在有机会市里招环卫工人,她就应聘了。环卫工人是很辛苦的,既脏又累。她每天起的很早,睡的也晚,每天在这条街道上转,见到垃圾就捡,有尘土就扫,没有闲时候。她带了随身听,那里有自己喜欢的,自己唱的二人台。每当听到随身听里面的歌曲,她也不感到孤独,不怕寂寞,心情自然放松多了。在市里举办的环卫工人节联欢会上,她还演唱了二人台,被评为优秀节目,还录制了光碟,那是自己的歌呀,她每天都随身听,越听越痴迷,时时被自己的歌声感动着。她干了三四年了,都是在这条街道上,从没有被检查组处罚过。去年市里,给环卫工解决一批廉租房,她还分了一套,让这个在清洁城市街道的女人有了安稳之所,孩子也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一家好的高中,她幸福极了,像那街道边的丁香花一样,虽苦涩犹香。

一只麻雀飞到旁边的一棵小松树疏疏的枝桠间。一只麻雀跑到我们站的台阶上,那里有一块红色的地毯。地毯缝隙里有粒粒面包,我怀疑是这只麻雀是这家面包店的常客了,也许认识这个环卫工吧。她这个曾经抖动过兰花指,如今仍纤细的手指,好像从天使的袖筒里伸出来,而黝黑的黑宝石似的凝固的在空间里了,但仍闪跳着。长长的指甲发射着光,她随着随身听的歌声轻轻的吟唱着,“哥哥你走西口,小妹妹实难留,手拉着哥哥的手,送你到大门口。送到那大门口,小妹我不丢手,有两句知心的话,你要记在心头。走路走大路,万不要走小路,大路上人马多,兰花花解忧愁……”我隐隐约约听出来那是二人台《走西口》,那是情郎到外地做生意,与情妹分别的情境、情语,一种思念之情,歌声婉转悠远,情意缠绵。她边唱,她的手指还坐着翻转的手势,足趾间也时踏时翘,那样的情致,那样沉醉,这或许也是她的心声吧。

我没有看出她因疲劳而渐沉重,她肩头随着微微耸动,她的手又梦幻般的抚一抚鬓发,她的灵魂那么激情的,快乐的坠入晨曦里去了。

我倾听到灵魂深处的另一种声音,感受到一路风尘里的另一种风光,她用心把一种深刻的情结,唯美的思绪,流淌在自己辛劳沉重的日子里,在自己无奈的红尘一隅,与心灵静静对话,在孤独和寂寞中挥袖,在疲累之后的孑然起舞,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歌唱。

那白柱路灯仿佛就是荧光棒,那风中的广告牌仿佛是为她响起的掌声……

她依然吟唱着,全然没有顾及到我在她的身旁,我没有打断她,整个街道停顿下来,地上的麻雀默默地注视着,好像在倾听。树上的麻雀莞尔笑了,叽叽喳喳的,我向树上的麻雀打了个招呼,它却张开翅膀,飞得无影无踪。

我转身悄悄地离去了。

 
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返回顶部 | 管理登录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主办:石狮市总工会 地址:石狮市职工活动中心506室 值班电话:0595-88717662 备案号: 闽ICP备11022511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