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石狮工会网!
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中心 > 职工文化 > 正文
冬天的童话
发布时间: 2015-03-09 14:40:09   作者:本站编辑   来源: 本站原创

    冬天来了,乡村的学校更冷了。空荡荡的操场上,几棵孤零零的小树被冻得瑟瑟发抖。凛冽的风像是一把尖利的刀子,捅破那纸糊的窗口,呼呼地伸进来。

  孩子们仰着通红的小脸,聚精会神地听着老师的课。教室里回荡着老师那清亮的讲课声,在这冰冷的空气里感觉特别的脆。呼出来的气灰蒙蒙的,弥漫在教室里。孩子们在使劲地搓着手,发出轻微的沙沙声。那些小手已经被冻得开裂了,条条血痕依稀可见。头发有些乱蓬蓬的,还黏着一两根枯黄的稻草;脸有些脏兮兮的,带着些灰黑的斑痂。

  孩子们的衣服穿得有些凌乱:有的掉了一两个扣子,半扣半开。有的只套上一两件单衣。单薄的身子在瑟瑟缩缩;有的虽然穿上棉衣,却没有扣子,只得用一根草绳胡乱地扎着。乌黑的脚丫被露了一两个洞的鞋子包着,不停地抖着,好像要把这烦人的寒冷抖走。

  这是一群山里的留守儿童。父母都像一只只大鸟飞出了这偏僻的大山,想去寻找丰美的食物,喂养这一张张嗷嗷待哺的嘴巴。这山里也太穷了,一个深比一个的山谷,像是一条条难以逾越的鸿沟。山岭重重,只留着那弯弯曲曲的山路,像一条纤细的脐带一样伸出山外,吸取那新鲜的营养。父母们要把那灰黑的瓦房推到,换上坚硬结实的钢筋水泥楼,可仅仅靠那从石缝里勾出的一两点泥土推成的薄地,这永远是个梦。

  父母就这样带着希望,纷纷跑到山外去了,留下了年老力衰的爷爷奶奶和这些还在蹦蹦跳跳上学的孩子们。

  家里总是那样冷冷清清。每每放学回来,屋里黑漆漆的,听不到热闹的说笑声。爷爷奶奶可能还在地里拣菜,或者带那头老牛出去吃草喝水。即使他们在家的时候,也只是勾着腰,静静地坐在黑暗中,有时连根灯也舍不得点上。他们老了,走路缓缓的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  爸爸妈妈在家时,可不一样了。那风风火火的脚步,发出噔噔的声音,弄得满屋子响,充满着令人振奋的活力。妈妈又是爱笑的人,有个什么好笑的事情,总会哈哈地笑个不停。

  爸爸劈柴的时候,抡起的大斧头,噼里啪啦地响,有时还情不自禁哼唱一两句高亢的山歌;妈妈剁猪菜时,也是叮当作响,洗衣服,抡起的棒槌啪啪地响,水花四溅。放学回来,听到这些热闹的声音,总是让人感到踏实,很温暖快乐,总会情不自禁地跑进屋里甜甜地叫声爸爸妈妈,还扑进妈妈那温暖的怀抱。

  可现在这些热闹都随着爸爸妈妈的打工一一远去,想到这时,坐在门槛上呆呆地望着远方,即使是看见了天空里飞来的一两只小鸟,也会尽情地看上几分钟,似乎这些小鸟能把他们寂寞的心情带给远方的爸爸妈妈。

  冬天来了,这种感觉也越来越强烈。有时候爸爸妈妈也打来几个电话,一听到那熟悉柔和的声音,眼泪便不争气地流下来;有时候爸爸妈妈寄来一双漂亮的鞋子或者暖和的衣服,自己总抱得紧紧的。但总是渴望着爸爸妈妈那双温暖的手抚摸自己那冰冷的小脸,亲手帮自己把漂亮的衣服穿上。爷爷奶奶的手总是哆哆嗦嗦,动作很慢,大半天没把一件衣服穿好。常常把衣服穿反了,或者漏扣几个扣子,那么的别扭。毕竟他们年纪大了,眼睛花了,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。这么冷的天,爷爷奶奶们就待在火炉边,眼睛眯眯的,似乎都在打着瞌睡。

  如果爸爸妈妈在家,会升起旺旺的火,烧上一锅暖暖的水,让自己的小脚尽情地浸泡。夜深了,躺在妈妈暖暖的怀里,慢慢进入甜蜜的梦乡。

  可是山里山外距离太遥远了,这种暖暖的感觉只能在梦里出现了,像是一个遥远而美丽的童话。爸爸妈妈都很忙,白天上班,夜晚还要加班,很少去逛街。出去两三年,也只是过年时才回来一次,那时是背着大包小包,千里迢迢赶回来,没呆上几天,又匆匆忙忙赶去上班,家只是他们的一个歇脚的地方。没办法,这座老屋摇摇欲坠了,要赶在这两年把它重建了。

  也许冬天来了,新年也就快来了。新年来了,爸爸妈妈就要回来了,自己要把一年储藏的话一股脑儿倒出来。让他们把自己烂了的衣服好好补补。回来的时候自己一定早早跑到村头,等着那亲切的背影出现,便飞一般地跑过去,紧紧地抱住他们,帮他们拿些轻的小包,牵着他们的衣角,回到暖暖和和的火炉旁。

  这是一个冬天里的童话,也许会在孩子们冥冥的苦盼中悄悄来到。

 

 

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返回顶部 | 管理登录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主办:石狮市总工会 地址:石狮市职工活动中心506室 值班电话:0595-88717662 备案号: 闽ICP备11022511号-1